[返回缘聚亚洲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这位民国“淫虫博士”,用一辈子教你性不可耻
送交者: hgao[★★★★天山隐士★★★★] 于 2017-12-03 22:13 已读 251 次  

中国人对性讳莫如深,却又经常因为性而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

▍本文转载自单向街书店的好姐妹,微在(ID:wezeit-daily)

1925 年,北京的一个冬天,《京报副刊》刊登了一篇文章,名叫《一个寒假的最好消遣法》,开头是这样的:

阴惨惨的天气,虎虎虎的北风,刮得人心冷胆寒!校课不用上,闲来愈觉得无聊赖。市场戏园跑一遭儿,情绪更纷乱,常常因此触景而悲伤。青年的悲哀!悲哀的青年如流水,一去不复回!悲哀!无伴侣的悲哀,有伴侣的也不得意而起了悲哀!

揶揄完单身狗,话锋一转:

劝君莫悲哀,诸君采用下头的消遣法,即把笔提起来,详详细细写你个人的“性史”,做起了一个有系统的记述,包管你打破个郁闷的年关。

《一个寒假的最好消遣法》

除此之外,征集人也欢迎月经、自淫、梦遗、同性恋爱、嫖妓、性病、新婚、变态的性交法等等主题。还希望来投稿的人把自己的性史写的“有色彩、有光芒、有诗家的味道,有小说一样的兴趣与传奇一般的动人。”唯一的条件是,要真实,而不能虚构,因为“这是科学研究”。

这样一个空手套黄文的奇特活动,在那个小脚还没放开的年代,就好比听说大总统和副总统私通、老佛爷和李莲英交媾一样惊骇,如同平地一个惊雷,让整个社会瑟瑟发抖。

1920 年代的北京

但居然真的有人愿意分享自己的“性史”,来稿出乎意料地踊跃,短短时间之内,征集者收到了上百篇私人性生活极简史,他将文章加以编辑,并添加自己的按语,出版了中国现代第一部性学著作——《性史》。

《性史(第一集)》

《性史(第一集)》收录有 6 篇真实的性经历,投稿者都是北京的大学生。他们的来信中,有懵懂的性启蒙、有青春期的冲动、有初次自慰的心情,还有偷情、偷窥、嫖妓等等,相当真实地反映出了当时的性观念:

《我的性经历》,一舸女士

《初次的性交》,江平

征稿人是当时北大的哲学系教授,后来被叫做“卖春博士”的“大淫虫”——张竞生。

张竞生并不是在开玩笑。他空手套黄文不是为了消遣,而是为了科学。在他眼中,性和男女身体不是神秘不可言说的事物,相反地,这是可以大方谈论的知识,甚至登到报纸上,摊在阳光下。他在《性史》的序言里强调:

哪怕放到今天,他的言论也算相当先锋了。

果然,《性史》立刻成为畅销书,全国轰动。据 1926 年 8 月 3 日的广州民国日报报道:“广州市内的《性史》,统计已有 5000 余本……书尚未到,已为各校学生定尽……一班青年男女,无论何时何地,均手不释卷,弄得好像饮了狂药一般。”

鲁迅的二弟周作人对《性史》大加赞赏:“张竞生在著作上所最可佩服的是他的大胆,在中国这病理的道学社会里,高揭美的衣、食、住以至娱乐等的旗帜,大声叱咤,这是何等痛快的事……文章中又时时看出著者的诗人的天分。”

周作人

早在前清时,鲁迅就在生理学课堂上传授过性知识,他用“也”字表示女阴,用“了”字表示男阴,用“糸”字表示精子。按说鲁迅也会赞同张竞生的做法,但他的态度却比较模糊,在给许广平的信里,鲁迅写:“至于张竞生的伟论,我也很佩服,但事实怕很难……张竞生的主张要实现,大约当在 25 世纪才有望呢。”

鲁迅的生理课讲义

除此以外,当时一切左派的、激进的、自称最先进最符合时代潮流的学者,对张竞生的态度很一致:就是无休止的批判和谩骂。

最早查禁《性史》的,是天津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认为这是“诲淫之书,以此为罪,青年阅之,为害之烈,不啻洪水猛兽”,并致函警察厅禁止和没收此书。随后,向来开放的上海和广州也受不了舆论压力,纷纷封禁。据说查禁到了最严厉的时候,凡是书名沾了“爱”字的书,学生一律不准看、不准买、不准传阅。

原本《性史(第一集)》出版时,张竞生已经征集到 200 多篇稿子,正准备继续出版续集。但由于舆论声浪太大,马上就取消了出版计划。

然而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一些书商发现《性史(第一集)》非常畅销,先是大量翻印,接着又盗用张竞生的名字,连续出版大量劣质的“《性史》续集”,更让张竞生百口莫辩。

“《性史》第五集”

1927 年,“文妖”张竞生被北大解聘。当然,这也不是张竞生第一次作大死了。

这个惊世骇俗的张竞生,乃是一枚奇男子。他是民国三大博士之一,曾经与胡适并列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最年轻的两个教授。在中国,他第一个把卢梭的《忏悔录》译成中文,第一个提出逻辑学的概念,第一个提出计划生育,第一个提出“情人制”代替“婚姻制”,第一次在媒体上展开关于爱情的大讨论,第一个编撰《性史》……后来,台湾作家李敖把他誉为“先知”,不过在当时,他的江湖称号是“文妖”“淫虫”“性博士”和“卖春博士”。

胡适、桑格夫人和张竞生(右)

张竞生,1888 年生于广东饶平,19 岁考入黄埔陆军学校,在那里选修了法文,结识了孙中山。

按说,他从政的话,一定是路途坦荡、前途无量:汪精卫因为谋杀摄政王载沣而被捕入狱时,年轻的张竞生曾为汪精卫探监报信;1911 年,辛亥革命爆发,南北和议时,张竞生是孙中山指派的代表团秘书,那年他才 23 岁。

按地位来说,张竞生绝对算是“国民党元老”和“中华民国开国元勋之一”。

张竞生(左)与孙中山

可偏偏,张竞生对政治完全不感兴趣,只想出洋求学。先前他在京师大学堂读书时,在藏书楼里读过一本德国人施特拉茨写的奇书:《世界各民族女性人体》。书中收集整理了世界各民族典型女性人体照片和资料,通过这些来确定不同人种、不同民族女性人体特征。他反复阅读,为日后研究性学埋下了种子。

1912 年张竞生赴法留学,1920 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八年中,天性自由的张竞生在法国如鱼得水,猎艳无数,先后邂逅了法国女招待、诗人、伦敦女孩和瑞士女孩。多年之后,他直白坦荡地在回忆录《十年情场》里,把这些罗曼史都记录了下来。看看那些章节的标题,就够脸红心跳的了:《在巴黎惹草拈花》《留学时代的浪漫史》《彼此全身都酥软》《海滨变成我俩的洞房》《娇小玲珑的瑞士女郎》《我是一只采花的昆虫》《爬上树上寻欢》……

书里的描写还有:

我们也就在此尽兴领略洞房的兴趣。当我们紧紧拥抱为一体时,我们彼此常说,世间谁知有这样的可怜虫在这样大海中享受大自然的乐呢!

我的爱人呵!你的花心香馥馥,软绵绵!整个花心那样活动又巧妙,跟我那针头互相凑合以周旋。你感到十分快乐了,你的窝心,发出如火般的热气缩紧我的针头!

1920 年,张竞生在广东潮州的省立金山中学出任校长,上任伊始,他就招收女生,提倡游泳,还向时任广东省长兼督军的陈炯明建议:实行避孕节育,主张每对夫妇只生两个孩子,多者受罚,结果只换来一句——“神经病”。

陈炯明

这个提议,后来被学术界认为是中国最早提出的计划生育建议,比马寅初提前了 37 年。

1924 年,北大的蔡元培把“神经病”张竞生聘来,在哲学系教逻辑学。他兴致勃勃地写了两本课程讲义,一本叫《美的人生观》,一本叫《美的社会组织法》。

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北大,张竞生玩得更加大胆,他倡导裸体行走、裸体游泳、裸体睡觉,还提倡女子不再束胸,让胸部自然生长。很快,这项女性解放乳房运动就蔓延到了全国,后来被新闻媒体称之为“天乳运动”。

天乳运动漫画

演员阮玲玉,上海第一个“西式乳罩”的代言人

张竞生在《美的社会组织法》中,写到了今天我们都没能处理好的问题——性教育:

性教育是一种必要的教育,又是极严重的教育——性教育的公开研究,岂不胜於道学先生的一味不说与厌抑为能事,以致少年于暗中愚昧无知地一味去乱为吗?性臂如水,你怕人沉溺么,你就告诉他水的道理与教会他游泳。

电影《嘉年华》中被性侵的女孩

性教育问题,关于人生比什么科学与艺术更大。性与情感有直接关系,对于理智也莫大的交连。饮食是生命的起始,性欲是生命的发展。

生殖器乃人身最扼要的机关,岂可毫无讲究,性教育最重要的任务,乃是考求由性所生的情感与文化的主动力在何处。

民国生理卫生挂图

可随着《性史》的出版,张竞生臭名昭著,被北大解聘后,他去了上海,与友人合资开办了“美的书店”,结果又莫名其妙地被黑了一回。

“美的书店”编印的书籍主要有三类:一是《性育小丛书》《美的丛书》以及《蔼理士女性小丛书》之类的“性书”,这在当时非常新鲜大胆,定价又低廉,所以非常畅销。

二是普通文艺类书籍,包括美学、宗教、艺术等。三是浪漫派文艺和文艺丛书,如《卢梭忏悔录》、《茶花女》等。

“美的书店” 编印的各书中,在当时最引起争议的,就是张竞生的那本《第三种水》:所谓“第三种水”,是指在性交过程中,女性达到高潮时,从阴道中射出的一种液体。此事中国古代的房中术家早已发现,也已经被现代的医学观察所证实。

《性史(第一集)》中,张竞生对“第三种水”的说明

张竞生强调“第三种水”,想要说明的是,性交中不仅要让男子感到快乐,更要让女子也达到快感高潮,这个论断也领先于国外学界多年,甚至连某些法国教授都难以认同。

在这期间,张竞生又创办了“中国最有新思想的月刊”——《新文化》月刊。此外,书店还破天荒地大胆雇佣漂亮的女售书员,在上海十分轰动,门市比附近的中华、商务等大书店还要火爆。

但好景不长,“美的书店”经常遭到流氓的骚扰,还被人诬传是雇佣妓女贩卖淫秽书刊,只一两年的时间就关门歇业,与此同时,张竞生的妻子也因为种种原因和他离婚了。

“美的书店”歇业之后,张竞生跑到浙江大学讲学,结果被浙江警方以“性宣传罪”为名轰了出去。不久之后,他再度赴法国研究社会学和美学,又拿了个教育学博士的学位回来,文化界却盛传他自杀未遂。

1933 年,他带着一身臭名声回到家乡饶平,做了一些修公路、办苗圃、办学校、组织抗日之类的工作,还担任过饶平县生产备荒委员会主任、广东省林业厅技正、教育局顾问等等,在学术上沉寂了多年。

解放后的 1953 年,65 岁的他写下了自己的回忆录《情场十年》(没错,就是“你的窝心发出热气缩紧我的针头”),并上书首脑,提倡科学地节制生育,但没有被当局采纳。

1957 年,已经 69 岁的张竞生愣是和别人未婚同居了,两人相差 30 多岁。

1960 年代,张竞生完成了人生中最后两本哲学著作,《系统与规律的异同》和《记忆与意识》。但他终未能躲过“文革”,被扣上“反动权威”的帽子,遣往饶平县乡间劳改。

1970 年,他在“牛棚”突发脑溢血,终年 82 岁。

同年,一本和《性史》类似的手抄本风靡大江南北,名叫《少女之心》。

《少女之心》是文革期间最著名的禁书,长达 10 万余字,全国人民居然靠手抄来传阅它,简直巧合般地印证了张竞生几十年前写在《性史》序言中的话:

在张竞生死后多年,他获得了“中国第一性学家”“中国计划生育首倡者”“中国浪漫主义开山祖师”“中国旧婚姻制度头号杀手”……这些墓志铭式的封号,大概算是后人给他的一种精神补偿。但在他生前,对他的攻击、诬蔑、歪曲和迫害,简直就像百年一遇的洪水。其实,他的“功劳”或是“罪过”,只是因为用一种激烈的姿态,把一种异于传统的“美”热切地推荐给国人,这使他不顾“源远流长”,无视“礼义廉耻”,向所有传统势力宣战。

当其时,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那些言论和著述,会像一颗颗重磅炸弹,把整个社会炸得惊慌失措,也把自己炸得体无完肤。

从性学史的观点来看,《性史(第一集)》这本小册子有着非凡的意义。它在 1951 年被译成日文,1968 年被译成英文,比改变美国的性学大师金赛发表《金赛性学报告》提前了 22 年,甚至放在今天,书中的性知识仍大有用处

张竞生对性学研究的最大贡献,在于认为“性”本身是必须同“人性”及“美”联系到一起

性育的真义,不在其泄精,而在其发泄人身内无穷尽的情愫;不在生小孩,而在其产出了无穷尽的欢乐;

人应该打破对性的羞耻感,性生活不是单纯地生理发泄,而是感官色欲的享受,由“肉”的享受达到“灵”的升华的境界;

生活的好坏不在数量,而在质量(正如人口);生命的价值首先是“开花”,然后才是“结果”;

性爱的真谛也即是生命的真谛——让生活成为人类在自然中一场永不谢幕的自由狂欢。而一种文化如果不实现这一点,就必然是残疾的、陈腐的,终归要被埋葬。

最后说点小八卦:

《性史(第一集)》中的“一舸女士”,是张竞生夫人褚松雪的化名。褚女士在当时是个巾帼豪杰型的人物,国民党第一个女上校。褚松雪任山西阳高小学校长时,把菩萨塑像搬出庙堂,驻庙办学,在当地轰动一时。张竞生由此心生仰慕,将褚女士介绍北大去读研究生,然后隔一阵子就去求一次婚,最后终于得偿所愿。后来褚女士离他而去时,他黯然神伤了很久。

《性史(第一集)》中“江平”的故事非常揪心感人,作者真名叫金满城,是法国文学翻译家,翻译过不少左拉的作品,同时也是“美的书店”的联合创始人,解放后因言获罪,被划成右派,沉寂多年,郁郁而终。

《性史》在线阅读地址: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ebook/23046211





喜欢hga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缘聚亚洲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