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缘聚亚洲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美女贪官的权色仕途路……
送交者: hgao[★★★★★天山隐士★★★★★] 于 2017-12-03 20:16 已读 426 次  

第1章侮辱美女主任

七月五日,晴,早上刚上班!!

随江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办公楼五楼,加挂人力资源局牌子的管委会办公室中,办事员张文定不时的咬一咬牙,心里总是想着刚刚自己在卫生间侮辱了漂亮的管委会女主任徐莹的情景。

"只要大腿叉得开,保证升官升得快!"当时,刚从男厕所出来的张文定对着手机的陌陌群里喊了一句,还没来得将手机放进裤兜,便发现对面女厕所门口走出来了一个满脸阴沉的美女。

美女显然听到了张文定刚才说的话,眼神凌厉地盯着他看了足足有三秒。

张文定被她这眼神看得莫名其妙,心中有点不爽,这女人有毛病!

然而下一秒,他心中的不爽就全部化为了不安。

因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钱棋胜也来上厕所了,并且无视张文定对他招呼的那一声"钱主任",反而微笑着对那个满脸阴沉的美女主动打起了招呼:"徐主任。"

徐主任?

张文定听到这三个字,脑子都快炸了。

尼玛,这女人是徐莹?传说中市长高洪的情人,随江官场第一美女,随江市招商局前副局长,随江市经济开发区现任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莹?

值得钱棋胜这家伙微笑并且主动开口打招呼的徐主任,除了管委会新的一把手徐莹,不会再有别人了。

卧草!不是说徐莹三天后才会来开发区上任的吗?怎么现在就来了?自己请假的这两天,管委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整个开发区管委会,恐怕人人心里都明白徐莹能够当上管委会的一把手,就是因为跟随江市长高洪有一腿。但是,这个事情,心里明白归明白,却没人会蠢到在开发区里说出来!

然而,就在刚刚,他张文定居然说了一句"只要大腿叉得开,保证升官升得快",而且还被徐莹亲耳听到了。

这就相当于直接扇徐莹的耳光,这是对徐莹最大的侮辱!

休假回来第一天,就当面侮辱了整个管委会的一把手,张文定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已经完全灰暗,再也找不到亮点了。

张文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办公室的,他只是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他开玩笑。

以后只要徐莹还在开发区一天,那自己就绝对不可能得到重视和提拔,而且还会被打压!这日子还怎么过?这工作还怎么干?

从早上上班就心神不定,直到下午上班,张文定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兼人力资源局局长覃浩波走了进来:"小张,徐主任司机今天请假,你去顶一顶。"

张文定这一下就傻眼了,老子早上才侮辱了徐莹,现在去给徐莹当一天临时司机?这……是怕老子死得不够快,还是死得不够惨?

管委会办公室加挂人力资源局的牌子,主要工作就是组织人事、文秘、信访接待,也包括做好司机安排等为领导服务的工作。领导的司机也是人,有时候生个病或者有点什么急事也会请假。

张文定还没考公务员的时候,就在管委会当合同工司机,后来考上了公务员,还在管委会上班,由于他亲舅舅是随江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所以,他虽然已经不再是司机,但覃浩波还是会经常安排他给管委会的领导临时客串一下司机。

别以为给领导开车是个苦差事,接近领导的机会,别人打灯笼都找不着呢。

张文定能享受这待遇,有三点原因。

第一,他以前在管委会当过司机;第二,他年轻帅气还会功夫能够在紧要关头保护领导安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有个当市委办主任的舅舅,领导愿意用他!

覃浩波这么照顾他,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他舅舅的面子上。

只是,去年冬天,他舅舅被当时还没当上市长但却是市委专职副书记的高洪给整了,从市委办主任变���了市委老干局局长,一下就失势了。

自从舅舅失势之后,张文定再没给管委会的几位大佬当过临时司机了,倒是有时候覃浩波自己出去办事,会叫他充当一下司机,要说这管委会里面啊,现在也就覃浩波对他还算过得去。

"局长"张文定看了看覃浩波,吞吞吐吐地不知道应该找个什么理由婉拒。

因为管委会的领导是主任,所以办公室的人都称呼覃浩波为局长,反正他兼着人力资源局的局长。

"八十八号车,钥匙给你,去市政府。"覃浩波打断他的话,抛出钥匙道,"动作快点,别让徐主任等你!"

张文定接过从空中飞过来的车钥匙,见覃浩波已经转身,也只好答应一声,然后直接按电脑主机开关键关机,出门下楼而去。

妈的,不就是当司机嘛,有什么好怕的?

要死卵朝天,不死在人间。大不了被她好好训一顿,难不成她还敢墙间老子不成?

……

八十八号车的牌照数字号其实是01188,在管委会内称之为88号车,去年年初买的一台帕萨特,张文定还开过两次呢。发好车,看着这熟悉的仪表盘和操控台,他可说是感慨万千,想不到自己居然又摸了一次这车!

没再多感慨,张文定将车开到办公楼大门口停好但没熄火,然后下车,不到两分钟,便见到徐莹走了出来。

"徐主任。"张文定满脸堆笑叫了一声,然后一手拉开车后座的门,一手扶在车顶,请徐莹上车。

徐莹站着看了张文定两秒,目光不仅仅只是凌厉,还带着阴冷,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字,弯腰往车内钻去。

张文定目光正好扫过,很意外地从她领口看了进去,顿时心中一颤。

黑配白,永恒的经典啊!而且,目测36E,很有料!

张文定心里呻吟了一下,跟梦里一样呢。

自从知道了徐莹会出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之后,他曾做过几次梦,梦中把徐莹给办了。

此时此刻,原本应该害怕的张文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想起了梦中的情景来,顿觉浑身上下热血沸腾,还好没有精虫上脑,知道现在并不是在做梦,老老实实地关好车门,然后走到前面也钻进了车里,挂挡起步,汽车奔向市政府而去。

开发区离市政府不是很远,可市区里的速度快不起来,这时候是下午四点,还好没赶在下班放学的高峰,但也花了近半个小时才到市政府。

帕萨特直接开到政府大楼的大门前停下,徐莹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一句话也没给张文定交待。

张文定找车位停好车,目光幽怨地注视着市府大楼,暗想高洪的办公室会在哪一层呢?徐莹这么急匆匆地进去,不会是想找他在办公室里来一场盘肠大战吧?

靠,这世道也太他妈的不给力了,好白菜都给猪拱了!啥时候也来两棵水灵灵的大白菜让咱拱一拱呢?

妈蛋,高洪那狗日的真会享受!

如果老子猴年马月也能混上个市长来当一当,一定要找个比徐莹还勾人的尤物做情人。不,找两个,一个放在那里干,一个让她站在边上看!

在车上乱七八糟地想着,张文定目光却一直盯着政府大楼的大门口,不是为了看美女,而是要注意到徐莹什么时候出来,他就马上将车开过去接。虽然在幻想里已经把她摆出十八种姿势办了个够,可是现实中,他还得小心的侍候着她,谁叫她是领导呢?

更何况,自己还侮辱过她!

等了近一个小时,徐莹的身影出现了在大楼门口,张文定赶紧将车开过去,停好车正准备下来帮她开车门,却发现她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绕过大楼前的花坛,平稳地驶出市府大门。

徐莹没有说话,张文定也不问,直接往开发区而去。他能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连音乐也不敢开,往车内的后视镜瞟了一眼,发现徐莹一张脸阴沉得跟下暴雨前的天空有一比,暗自腹诽她不会在市长办公室被高洪玩了什么高难度的姿势吧?

车刚出市区,还才上去开发区的路,坐在后排讲完了几个电话的徐莹开口说话了,简简单单四个字:"去素柳园!"

素柳园是个吃饭的地方,张文定到开发区上班之前在那儿吃过几次饭,环境不错,价格有点贵,菜的味道确实好,服务员的态度也挺好,就是有一条不方便,包厢里没有卫生间。

不过吃饭的地方不比KTV,包厢里弄了个卫生间的话,若有人在吃饭的时候进去,就算开门关门时没有臭味,可总让人心里怪异不是?

"好。是。"张文定没料到她会突然说话,回答得虽然及时,却也有点紧张。

车在前面路口调头。开发区在市区的东郊偏北,素柳园在西边,隔了一整个的繁华市区。

到素柳园之后,张文定本准备在车里等,可徐莹却叫他一块儿吃。

张文定也没推辞,反正今天已经把徐莹给得罪惨了,再小心也不会讨得她欢心,还不如洒脱点。

跟着迎宾走到包厢门口,徐莹脚步稍微停了一下,摆摆手等迎宾转身走开后,她并没马上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去,张文定对这儿不算陌生,自然知道她去的方向是卫生间,想了想,也没进包厢,落后她几步跟着。

就算他不想上厕所,也得往里面跑一趟了——总要等着领导先进包厢才行啊!

素柳园的卫生间在过道的尽头,一进门洞就有个八平米大小的空间,墙上有两个洗手的台子,台子的两边各有一扇门,左男右女。

张文定进去撒了泡尿,洗了手之后走出门洞在过道上等着徐莹,然而他没等到徐莹人出来,却听到了她一声尖叫:"啊……"

张文定不敢怠慢,蹿进门洞,却见到徐莹很没形象地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一只手撑在地上,包也没有幸免。更令人无语的是,徐莹这时候两条腿微微弯曲,还没有完全并拢,让他的目光看到了最不应该看的地方。

第2章尴尬的姿势

靠,这是要闹哪样!

张文定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的停留,吞了口唾沫后意识到目前不是观光的好时机,赶紧叫了声"徐主任",然后移开目光往徐莹脸上看去,却迎上了她圆睁得欲喷出火的怒目。

他心里一颤,完了,刚才不小心的偷窥被她发现了!

"扶我起来!"徐莹冲着张文定怒吼了一声。

张文定闻言,赶紧将心中杂七杂八的念头抛开,身子一侧,一条腿跨过去,将徐莹的身子夹在了自己两腿之内,由于两腿是分开并且弯曲站立,便使得裆部正在对在了她的脸前。正准备弯腰双手伸过她腋下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张文定注意到她的脸色更难看了,突然间福至心灵想到了这个姿势太尴尬,赶紧又移步转身,来到她身后双手从她腋下钻进去,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徐莹扭头狠瞪了张文定一眼,想要自己站定,可刚一迈步,却是一个跄踉靠得他更紧了,原来刚才一下崴了脚,而且高跟鞋好像也坏了。

"哎呀,美女,地上滑,走路要小心啊,跟我去喝杯酒,压压惊。"这时候,一个tin着将军肚满脸通红的中年胖男人说话了,还伸手往徐莹的肩上拍了过去。

张文定单手扶着徐莹,另一只手快速伸出,在那男人的手掌快碰着徐莹肩膀的时候扣住了他的手腕,双眼盯着他冷冷地说:"耍酒疯给我滚远点!"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那男人脸色一变,嚷嚷道。

徐莹冷冷地瞥了那人一眼,嘴角扯了扯,却只是对张文定道:"我们走。"

张文定冷哼一声,松手的时候稍稍用力一推,将那男人推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扶着行动不便的徐莹就要出去。

"站住!"那胖男人猛地蹿到他们前面拦着,伸手指着张文定,"哪个叫你走的?自己扇两个嘴巴道歉,再让这位美女陪我喝杯酒,我当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啊,嘿嘿,身材不错嘛,里面还是黑色的,有情趣!我喜欢!"

"流忙!你,你要为你的臭嘴巴负责!"徐莹羞愤交加,伸手指着那胖男人,又急又气,骂了一声之后又扭头对张文定吼了一声,"还傻站着干什么?!"

张文定无端挨了训,对那胖男人憎恨不已,但这时候却不是和他算账的时候。他知道漂亮的徐主任这时候的形象相当不美观,肯定是不愿意被人围观要早点离开的,所以也只是狠狠地盯了那男人一眼,然后伸手往前一推,想推开那男人然后带着徐莹去车里。

"妹妹你放心,哥哥我一定会对你负责!"那男人银笑着说道,见到张文定伸手推来,不仅不避让,反倒还主动扑了上来,一副先下手为强的模样。

张文定不想再挨徐莹的训,手上掌式一变,再次扣住他的手腕,脚下对着他的小腿一踹一勾。

"嘭!"

胖男人重心不稳,营养过剩的身体跟湿漉漉的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在男人的惨叫和怒吼声中,张文定扶着徐莹直接往外走去。

若只他一个人在这儿的话,倒也不用急着走,等闲几个人打架什么的,他不怕!可是现在的情况可容不得他尽情打架,他怕对方的朋友兄弟什么的冲上来伤着徐莹,而且徐莹现在这狼狈样子,肯定不适合被人围观。

张文定相当明白,面子问题对于一个美女,特别是一个有实权的美女领导来说到底有多么重要,所以他没闲工夫理会那胖男人,得第一时间去到车里,离开这个地方。

"老三、老三!"地上的胖男人边起身边嚎叫,还真从卫生间里叫出了一个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出来后见着这情景就要和张文定动手,可等张文定转过身,二人一照面,这手一时半会儿的就动不起来了。

"石局!"张文定叫了一声,他认出来了,来人是随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跟他舅妈好像是个什么远房亲戚来着。

"老三,把他们抓起来!"先前被张文定放倒在地的男人气急败坏地吼着。

"文定,怎么回事?"石三勇皱了皱眉头,一眼看到徐莹,心里一突,再定睛一看,疑惑着叫了声,"徐主任?"

"徐主任,这是武仙区公安局石局长......"张文定介绍道。

听到张文定的话,确定了眼前这位显得有点狼狈的美女果然是传说中市长大人的红颜,石三勇暗叫一声坏了!对自己那相当好se的老同学暗恨不已,你狗日的要找死别拖着我啊!

徐莹看了石三勇一眼,却没理他,转头对张文定道:"走!"

"石局,先走了!"张文定对石三勇歉意地点点头,扶着徐莹走了。

"站住!老三......"

那男人张牙舞爪地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石三勇死命抱住,在听到石三勇对他耳边说的一句悄悄话之后,立马没了声息,刚站起来的身体像是突然间脱力了,差点又一屁股坐到地上去,脸色瞬间由红转白,喝下肚子里的酒都化作冷汗冒了出来!

"老三......"那男人干涩地叫了一声,满脸惶恐地看着石三勇,说话时声音都有些打颤了,"怎么办?我现在去,去道歉。"

"站住!"石三勇厉喝一声,"你找死啊,还去?等一下,等一下我帮你问问。走,你先回包厢,我出去看看。"

"哦,对对对,好好好。"那男人如小鸡啄米般点头道,"你跟他们认识,帮我说说话......"

石三勇拍拍他的肩,没说话,边思考边走了出去,等他走到收银台的时候,眼睛往外一扫,便将外面露天停车场上的情景收入眼底,只见张文定扶着徐莹进了一辆黑色小车的后座,而后自己钻进驾驶室,车便驶了出去,一个挂着01188牌照的车屁股转瞬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

……

帕萨特汇入车流,张文定问:"徐主任,您脚要不要紧?前面有家小医院,要不要......"

"送我回家!"徐莹打断张文定的话道,"市粮食局宿舍,香樟路那边。"

"好。"张文定应了一声,超了前面一台车,心里相当纳闷,她以前是市招商局的副局长,怎么会住在粮食局宿舍的呢?不过这种事情,他知道自己是万万不能询问的,好好开车就是了。

市粮食局宿舍的房子不新了,但也绝对不旧,看样子应该是二零零二年左右的建起来的,五幢七层高的楼房错落有致。

张文定将车停在D座二单元楼梯口边上的一个空车位上,随后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扶着徐莹下车。

"啊......"徐莹双脚落地,情不自禁地轻轻伸银了一声,身子晃了晃才单腿用力勉强站稳,脚还是很疼。

"徐主任,你住几楼?我送你上去!"张文定抬眼看了看这楼梯间,心想可别太高啊,随江这边七层高的住宅,基本上都不兴装电梯的,得靠两条腿走上去。

"五楼!"徐莹吐出两个字,也没推辞,一只手搭在楼梯扶栏上,另一只手提着包,手臂则被张文定抓着,才刚上了两级台阶就支持不住了,差点跌倒。

"徐主任,要不,我背你吧。"张文定咬咬牙说。

徐莹看了看张文定,有几分为难,却也没有推辞。

张文定明白徐莹这算是默认了,总不能让她明确无误的答应说好吧?

怎么说也男女有别呢!

他扶着徐莹转了个向,自己站到楼下,让她站在楼梯上,这样子背就不用蹲下了。

感受着徐莹的身子伏到自己背上,张文定不由得心跳加速,靠,她可真有料真热乎真软和啊!

由于徐莹盘着头发,张文定没有享受着她秀发在自己脸上拂过的温柔,却感觉到了她的吐气如兰,想到自己在梦中对她的所作所为,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双手条件反射一般就搂在她那紧绷圆翘的臀上,然后不等她反对,转身抬脚就开始上楼。

徐莹伏在张文定背上,心里那份羞愧和恼怒就没法说了,自己堂堂开发区管委会的主任,副处级的领导,现在不止抱着这小子的脖子,还被他给莫了臀!

这要说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等上到三楼,见张文定速度没减步伐没停,手托着自己的屁股也很老实没有借机揩油,徐莹的恼怒就减了几分,这小子倒也还算老实、听话,也有几分男人气概,今天要不是他,后果真不堪设想!

先前在素柳园的卫生间里,他看到自己短裙内的风光,想必也是无意的吧!

呃,就是早上在管委会卫生间那个话说得太可恶了!

若是张文定知道自己居然给徐莹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象的话,肯定得乐得眉开眼笑。其实他这时候已经很不老实了,由于先前徐莹一屁股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把裙子坐湿了,虽然后来在车上水气少了些,可还没完全干啊!

他手托着,就觉得格外热,还能感觉出一些异样。手上是不敢乱动,可是裤裆里的家伙早就欢呼雀跃了,若不是他现在由于背上有个人要弯着身子走路,从前面看绝对可以很明显地看得出来异样。

第3章态度突变

到五楼之后,徐莹身体离开了张文定的后背,往他脸上扫了一眼,见到他忽然脸红起来,顿觉好笑,心情为之轻松了一下,而后才发现他居然连大气都没喘过一口,又有几分惊奇,他这体力也好得过份了一点吧?

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徐莹眼角的余光发现张文定的站姿有点别扭,屁股往后翘着干嘛呢?这个问题刚在脑海里浮现,她马上就想到一个答案,目光往他的那块一扫,果然是那么回事!

得到了答案,她紧绷着脸忍住笑去开门,心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开心,先前还以为自己对他没吸引力呢,现在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嘛,连这种小男孩都有反应了,二十九岁的女人,其实也不算老嘛。

进门后,徐莹依旧被张文定扶着往里走,鞋都没脱直接进到客厅,等坐到沙发上之后她才开口说话:"小张啊,谢谢你了。那边有水,杯子也在那边,你自己倒水喝。啊,这脚......"

"我不渴,不喝水。"张文定赶紧摇头,看着她道,"我先帮你看看脚吧,看伤到筋了没有。"

"你还会看跌打损伤?"徐莹一脸的不相信。

"会一点,我以前练功夫的时候经常会受伤,久病成医了。"张文定笑着点头道。

"那......"徐莹迟疑了一下,朝他点点头,"谢谢你了。"

"您别客气。"张文定客气一声,垂下目光,也在沙发坐下,然后将她那只崴了的脚提起来放到自己腿上,脱去她脚上的鞋,手掌抚在了她脚踝处。

肉se丝袜的手感分外撩人,他不由得干吞了口唾沫,下意识地抬眼望了一下,刚跟她目光接触赶紧又低下头,视线所过处,却发现,二人现在这么一种姿势,居然又能够隐约看到她裙底了。

眼睛有看的,手上有莫的,张文定有点晕晕乎乎意乱情迷起来,手掌抚在徐莹的脚踝处没急着看她伤到哪儿,反而轻轻抚莫了一下。

徐莹敏锐地察觉出了一丝异常,可又不敢确定他是在吃自己豆腐还是在给自己看伤,便开口说话以提醒他注意力集中起来:"小张啊,你还学过功夫?大学读的是体育系吗?"

张文定听到徐莹猛然开口,马上就醒悟过来自己刚才差点坏事了,赶紧收拢心神回答道:"没有,我是读的行政管理。功夫是小时候跟紫霞观里的吴道长学的,我老家就是紫霞山脚下的,后来才搬到城里住。"

"紫霞观的吴道长?吴长顺道长?"徐莹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问道,"他有八十多岁了吧?听人说他八十多岁看上去还像三十来岁的样子,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张文定点点头答道。

"不会吧?真有这种事?他是怎么保养的?"徐莹再问,睁大了眼睛,暂时没管脚上的疼痛了。

女人啊,对容貌果真很在意。

"这个......我也不清楚。"张文定一脸不自在地回答。其实对吴长顺能够青春常驻,他也是有一点了解的,可是却不方便对吴倩说出来。

张文定小时候住在乡里,身体差,跟着紫霞观里的道士吴长顺学了些功夫才有现在的强壮体魄,吴长顺时常云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去年云游回来后说就在观里养老了。今年年初张文定去看他,他又教了张文定一门阴阳双修的法门,说是吕洞宾传下来的功夫,可以打磨意志青春常驻。

那法门直白了说就是增加男人定力的,入门功夫在张文定看来就是一些壮楊窍门,不过也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还要配合一整套呼吸吐纳的方法和意念的存思。

说实话吧,这门功夫倒也让他在舅舅失势后找到了一点安慰和寄托,只是在练这功夫的时候得罪了女朋友易小婉。因为按老道士说的,他这门功夫要至少也要百日方才能筑基成功,然后才能够行房,在筑基阶段,得暂停行房才行。开始向易小婉解释的时候她还听,后来就怨气很重了,尝过男女情事美妙的她,为这事儿跟张文定吵了好几次了。

这种事情,哪儿能跟徐莹说得清楚呢?

"哦......"徐莹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踝。

张文定也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脚上。

可是刚才心里已经想到了那个阴阳双修的事情,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满脑子又开始想起在梦中与徐莹云雨的情景来。从练双修功开始,到现在好像功夫也差不多了,过了一百天了啊,应该能够也小有成就了吧。

最近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把人家就地推倒,再这么下去的话,指不准哪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遇见一个单身女人然后精虫上脑就会直接犯罪呢。

现在天热,女人们都穿得单薄又性感,极有可能啊!

这些念头在心中晃荡,令张文定从心灵到目光都有些不炎定了,邪念蠢蠢欲动。

这邪念是一种欲念,比在梦中时还要强烈的欲念,张文定有些心惊。

这样下去会坏事!

他毕竟还是有理智的,知道犯罪的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哪怕心里有再多的邪念,却也不敢付诸行动,并且果断对徐莹说:"没什么大问题,擦点藿香正气水,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你家里有没有红花油?"

"有,就在那边柜子里,你找找看。"徐莹伸手指了指用来隔开餐厅和客厅而专门做出来上半截镶嵌着玻璃的柜子对张文定说道,没再讲什么客气了。

红花油很快找来,可等到擦的时候又出问题了——擦药水得把袜子脱了啊!

徐莹今天身着短裙,穿的虽然不是裤袜,可也是快到大腿跟部了的长丝袜,总不能当着张文定的面脱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有几分尴尬。还是张文定脑子转得快,将药水放在茶几上说:"徐主任,我去上个厕所,你把袜子脱了。"

说完,也不等徐莹同意,便起身去找卫生间了。

徐莹这房子不大,三室两厅一厨一厕加起来还不足一百平米,卫生间很好找。当初建的时候有规定,不能超过一百平米,等这房子一建好,那规定就放宽了,后来别的单位建房子都是一百多的。

站在卫生间里,张文定好一会儿都没撒出尿来,只能作罢,假装放水冲了一下,便出门而去。再来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徐莹右腿上的丝袜已经脱了下来,也不知道她是坐在屁股下呢还是塞进了包里,反正明面上没看见那刚被他莫过的丝袜。

"徐主任,我帮你擦吧。"张文定眼睛盯着她的美腿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徐莹头也不抬地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张文定就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了,想马上就走,可又还想多看一看她的美腿。

"坐啊,站着干什么?"徐莹一抬头,看到他还站着,便说了这么一句,许是弯腰擦药水累着了,直了直腰,然后问话了:"小张啊,你在办公室做什么工作?"话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说了句跟问题毫不相干的话,"车开得不错,像老司机。"

张文定一时弄不懂她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如实回答道:"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给区内的企业做服务,他们有什么困难,由我接待,然后给领导汇报。至于开车,自我感觉还算稳当吧。其实考公务员之前,我就在管委会开车,后来到了办公室,有时候哪个司机请假啊什么的,覃局长也会让我去顶一下班。"

听着张文定这一番话,徐莹多看了他两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很会说话啊,听话能够听得出重点,不过还是有点嫩,虽然解释得很合理,可是为覃浩波开脱的痕迹还是太过明显了。她知道管委会里关系户多,上任之前就把管委会里的人员关系都过了一遍,自然知道张文定是严红军的外甥,而今天覃浩波给她安排司机的时候却安排了张文定,这就令她不得不深思一下覃浩波这么做的意图。

张文定受不了这沉默的氛围,脑子里那邪恶的念头又越来越强烈,隐隐有控制不住的势头了,他就不想再呆下去了,免得到时候真的一个把持不住犯了罪,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于是,他说道:"徐主任,你现在药水应该擦好了吧?我扶你到卧室去,然后我也要回去了,今天家里还有点事儿。"

徐莹其实也不愿意张文定在自己这儿多呆,但毕竟今天得了他的帮助,不好开口叫他走,现在听到他这么说,正合心意,马上顺水推舟答应了,将药水交给他让他放好,然后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

"我背你过去吧,你脚上有药水,不好穿鞋。"张文定走回沙发旁,看了看说。

徐莹心里不愿意让他背,可又一想,刚才背上楼都背了,也不差这几步,便点头说好。

张文定背着她往卧室走去,鬼使神差地想借着今天自己帮她忙了的时机,消除一下早上在单位卫生间的时候说那话的误会,吞吞吐吐道:"徐主任,那个,早上在单位,我前几天休假,今天才上班。我,我早上在卫生间说那个话,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听到这话,徐莹脸色马上就变了,冷声打断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第4章有错

张文定越急越说不清楚:"我,你,那个,我不是说你和高市长......"

"滚!你给我滚!"徐莹没等张文定说话就勃然大怒,原本侧躺下的身体猛地从床上坐起,抬手指着张文定,声色俱厉道,"年纪轻轻就不学好,乱嚼舌根!仗着有亲戚当官就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别搞得丢了工作还不知道为什么!甚至连严红军都会没有好下场!"

严红军就是张文定的亲舅舅,随江市委前委办主任,现老干局局长。

莫名其妙挨了通骂,连舅舅都受到了威胁,张文定就火了。

老子今天救了你居然就得这么个报应?老子有亲戚当官就了不起?草你大爷的,我舅舅还不是因为你男人现在才到老干局去的?我舅舅都到老干局去了,你特么的还不肯放过他?

欺人太甚!

"你敢动我舅舅一根寒毛,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张文定盯着徐莹,冷冷地说道。

"那你就等着瞧!"徐莹用同样阴冷的声音道,"不,不用等了,我保证一周之内,纪委就会双龟他!而且会用最快的速度查清问题,移送司法机关!"

张文定低吼一声:"臭表子,你找死!"

"你骂我表子?"徐莹一声怒吼,不顾脚疼,猛的站起来,对着张文定一巴掌扇了过去。

张文定从小练武,自然不会被她打中耳光,手一伸,便拿住了她的手腕,狠狠地说道:"别逼我打女人!"

"你还想打我?"徐莹再次大叫,另一只手也用上了,对着张文定乱抓。

张文定另一只手也伸了出去,很轻易地抓住她第二只手。

"放开我。"徐莹这次不叫了,而是很冷静地说道,"张文定,我告诉你,就凭你刚刚骂我表子,我不仅仅会把严红军送进监狱,我还会告你非礼!让你去坐牢!以我的能量,就算没有坐实的证据,让你去看守所呆几个月,也轻而易举!" 徐莹有没有这个能量,张文定并不清楚。但是,他已经被徐莹彻底激怒了。

"臭表子,果然最毒妇人心!"张文定听到这话,气冲发梢,恨不得真的把她给办了。

"你还在骂!我告诉过你,祸从口出!"徐莹冷笑道,"整你,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跟我斗,你和你舅舅加起来也不够看!我明天就办了你们,等着坐牢吧你们!"

"要办我,是吧?!"张文定已经气糊涂了,怒吼道,"那就不做不罢休,反正都得进去……"

嘴里叫着,张文定手上一用力,直接就将徐莹推在了床上,脑子里的邪念彻底战胜了理智,之前学来的双修功法的副作用完全显出了威力。

既然你死活都要办我一个罪名,那老子也不能白受冤枉!

狗日的臭表子,别人能压你,老子也能!

徐莹这一下慌了,但根本就抵挡不住张文定。

……

也许只有一瞬间,也许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在张文定下床之后,徐莹还保持着死鱼般的躺姿动都没有动一下,她脑子里空空荡荡,想了许多事,却还没有回过神来。

张文定赤脚站在地板上,丝丝凉意透过脚心,令得他理智回归了,看着眼前的景象,脑子里如同电影般回放着刚才的一幕一幕,他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快乐,心里有一种叫恐惧的感觉开始发芽,瞬间成长,布满全身。

真的把她办了?我犯罪了?会判几年?

他想着这些问题,禁不住就牙关打颤了,看着徐莹口齿不清道:"徐,徐主任......"

徐莹眼睛转动了一下,然后头也跟着微微一转,冰冷地看着张文定,不言不语。

和这种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一接触,张文定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急切说道:"徐主任,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等着坐牢吧!无期徒刑!"徐莹咬牙切齿,眼中的冰冷化作熊熊怒意,一把扯过自己的包,胡乱翻着,用颤抖着的手取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张文定一惊,脑子里思绪电转,猛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徐莹的手机夺了过来。

这时候,哪儿能让她打电话呢?不管她这个电话是打给市长高洪还是110报警中心,他都必���阻止。

"你怕了?"徐莹就这么赤条条地坐在床上,丝毫不顾蠢光全露,脸上的泪水已然干涸,冷笑着说,"姓张的!我告诉你,你现在可以抢我的手机,明天呢?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这辈子就别想从牢里出来!今天你给我的,我要百倍千倍还给你!"

张文定满心后悔,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怎么就糊里糊涂犯下这种错了呢?平时定力很好的啊!

然而事情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怎么样善后,杀了她吗?这肯定不行,恢复了理智的他不会干一错再错的事。

"徐主任,事情已经发生了,说我后悔也好,怕也罢,都改变不了什么。"张文定沉银了一下,脑子里有了个大致的思路,见到徐莹脸上的冷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怒容,但却没有打断自己的话,便在心里继续组织着语言,嘴上没停,"你要打电话,不管是给你朋友还是报警,我都不拦着。"

"不拦着那你把手机给我啊。"徐莹冷哼一声说,继而又用力大吼了一声,"给我啊!"

"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等我把话说完,就给你手机,如果你要报警,我就在这儿等警察过来。"张功松一脸视死如归地说,"可能你不会相信,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哼!"徐莹冷哼一声,暗想老娘今年二十九了,不是十九岁!这种漏洞百出没营养的话拿去骗小孩子吧,今天你就算是说出花儿来也没用!我等你说完,说完后你就哭吧!

"我知道你不相信。"张文定没有放弃,表情平静地继续说着,"我有个舅舅,亲舅舅,以前是市委办的主任,现在在老干局,就是你嘴里的严红军。如果他还在市委办,我今年不说副科吧,但到明年后年混个副科还是有可能的,以后的提拔也不是很难。可是现在呢?这一切都怪你,其实也不怪你,只怪高洪,毕竟,真正能够让我舅舅失势的,是他,而你没那个能量。很多都人都说你是高洪的晴人,我……"

说到这儿,张文定稍作停顿,看了一眼徐莹,见她还是没有插话的意思,脸色也没有缓和,便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得到你,高洪断我前程,我就搞他的女人!你先不是问我吴道长青春常驻的事吗?我告诉你,是真的,他练了一种功夫,是阴阳双修的功夫。这种功夫有两种效果,一种是青春常驻,另一种就是增加男人能力的,我也练了的,刚才你也感受到了……"

"流氓!无耻!你是个变太"徐莹咬着牙说道。

"确实变太。"张文定点点头,接过徐莹的话道,"现在想想,真的很变太,可当时心里很舒服,很满足,好像真的报复了高洪了一样。但是后来,我突然发现,后来练功的时候,我一想到你,除了感觉到满足,还有内疚。我是个男人,恨高洪就要和高洪正面去斗,搞他的女人,这太下作了!太不男人了!"

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缘聚亚洲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